一棵芹菜背后的产业冷暖相距百公里价差数十倍

发布: 2012-07-21 |  作者: 邵好 |   来源: 经济导报

上一篇 下一篇
 

  “3万亩芹菜滞销,1毛5一斤都没人买。”

  芹菜价格大幅下跌给7月的博兴县罩上了沉闷的色彩。一时间,芹菜成为博兴及周边几个县市的“老大难”。

  可是,在距离博兴县仅160公里的平度市,这里的马家沟芹菜却备受市场青睐,终端销售价格在每斤5元左右,依然供不应求。

  是什么导致芹菜在短短百余公里之内价格却天壤地别?如何能让农户在规避市场风险的同时,能获得满意的回报?13-14日,经济导报记者奔赴平度和博兴两地进行深入探访,试图找寻出农业产业链背后的致富脉络。

  价格相差30倍

  14日上午,在博兴县曹王镇政府,分管农业的副镇长刘焕忠正忙着接待前来上报芹菜种植情况的农户。“从目前来看,每家种植的亩数都不多,刚刚来的大姐种了5亩半。统计数量之后,我们就尽快帮助销售。”刘焕忠说。

  事实上,在整个博兴县,当地已经开展了一轮支援农户、购买爱心菜的活动,由于是保本销售,不少农户的损失已经被降到了最低。

  “每亩的收购价是3000元,农户的种子、化肥、水电费的成本已经保住,不过,这一季,农户自己算是白忙活了。”在地头,刘焕忠指着刚刚收完的芹菜告诉导报记者。

  导报记者看到,部分已经成熟的芹菜已经收割完毕,由于价格太低,很多农户在收割时对一些生长不太好的植株选择了放弃,直接留在了地里。不要的芹菜横七竖八地躺在田间,从远处望去翠绿一片。

  与博兴大批芹菜无人问津相比,相隔160公里、同样为芹菜种植大县的平度却出现了供不应求的情况。

  “芹菜从地里拔出来的价格是每斤1.3元,这时候芹菜根上还带着土,属于毛重。”13日,在平度市马家沟村,芹菜种植户王建光谈起芹菜笑得合不拢嘴。“如果进行初加工,再通过一道道流通环节,在终端市场上的价格得在3-5元/斤。况且,这还是低端产品,深加工之后的高端芹菜每斤能卖到50元以上。”王建光说。

  “在马家沟种芹菜,不但不会赔钱,还能赚不少呢。”王建光透露,由于实现了机械化,一个小伙儿包下十几亩地完全没问题,按照平均每亩产值3万元计算,即使扣除生产成本,收入也比到城里打工高很多。

  马家沟芹菜“抱团”对外

  王建光的话在田间地头得到了验证,在马家沟种芹菜的基本都是年轻人。“近几年,村里的年轻人都不去城里打工了,全都回家下地种芹菜了,要是赚不到钱,年轻人怎么会‘接班’呢?”王建光笑着反问导报记者。在一个芹菜种植基地,种芹菜的小伙子甚至把电脑也搬到了旁边的简易房里。

  为何同样是芹菜,马家沟芹菜要比博兴芹菜身价高得多?东马家沟芹菜种植大户贾文学有着独到的见解,“种植模式、品牌和市场一个都不能少。”

  “我们现在是合作经营,尽管还没有成立合作社,但是组织形式和合作社一模一样。”贾文学将其定义为“松散的合作社”:农户分散种植,交由产销大户进行加工、销售,同时自己仍保留销售权,能够最大限度地保护农户收益。

  “一家农户实力有限,几十家农户聚在一起,就大不一样。如此一来,每个产销大户基本上都有了几十万斤的供货能力,议价的能力大大增强,也能抵御一定的市场波动风险。”贾文学说。

  并且,这些产销大户还都建有冷库,市场行情好的时候,地里收的芹菜就直接加工运走,行情不好的时候,就把一部分芹菜先存储起来,先消化市场库存,待价格平稳后再把冷库里的芹菜推向市场。

  农产品也需要“营销”

  采访中,导报记者了解到,马家沟芹菜尽管名声远播,但成为农户的致富法宝也不过是近几年的事情。“马家沟芹菜有着几百年的种植历史,名声早已遍布大江南北,但是10年之前,我们仍然难以靠芹菜致富。”贾文学说。

  说起10年前芹菜的种植,贾文学感触良多,“之前是农户自己分散种植,每户种上几亩拿到市集上卖,芹菜价格不断波动,有时候每斤一两毛钱也卖不出去。”

  为什么守着金字招牌却赚不到钱呢?在国家政策的引导下,马家沟人逐步找到了抵御市场风险的办法——“抱团取暖”。

  “老祖宗留下了这块牌子,能不能用好,还在我们自己。”说起品牌运作和市场营销,贾文学非常兴奋,除了通过合作种植销售外,马家沟的芹菜种植户还统一打出了“马家沟芹菜”这一品牌。

  跌价教训相当于交学费

  对于马家沟芹菜的畅销,刘焕忠表示理解但又无可奈何。“马家沟芹菜在全国都非常有名,与之相比,博兴的三伏芹菜只能算是区域名牌。”刘焕忠也承认,农产品的附加值与品牌有着密切的关系,在这方面,三伏芹菜,或者整个博兴的芹菜产业还有很多东西要学。

  导报记者了解到,此次受芹菜跌价影响颇大的曹王镇之前并没有大规模种植芹菜的传统,最近几年兴起芹菜种植主要是受“三伏芹菜”的影响。在博兴当地,伏李村、伏田村和伏路村是有名的芹菜种植村,当地芹菜被称为“三伏芹菜”。由于之前一直销售不错,“三伏”村的很多农户到周边地区承包土地,种植芹菜,周边农户看到好处也竞相跟风种植,促使博兴俨然成为芹菜种植大县。

  “不过,当初只是看到了人家赚钱,并没真正学会如何赚钱,农户自发种植,既没有技术,也没有市场渠道,行情好的时候当然看不出风险,一旦行情不好,损失的风险就非常大,”对于此次芹菜跌价的教训,刘焕忠感触颇深,“其实,由于地下水位较低,曹王镇并不适合芹菜种植,缺乏对市场销售渠道的把握也成为此次价跌滞销的关键。”

  对博兴和马家沟芹菜的不同命运,山东省县域经济研究院院长、导报特约评论员高焕喜表示,现代农业的关键在于“做优”,打造属于自己的名牌战略,提高农产品的知名度和竞争力,这样才能推动农业整体提升,改善农民的收入水平。

  与博兴等地的芹菜相比,马家沟芹菜已经打出了自己的品牌,并在此基础上走出了一条良性发展的道路。博兴等地要想有所作为,也应该以市场为导向,打造名牌,当地政府尤其要多发挥引导、示范作用。

TAG: 价差 芹菜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