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秸秆肥料化、饲料化、能源化等多用途利用——
浙江德清:秸秆综合利用率达99.18%

发布: 2016-01-27 |  作者: 黄平王力中 |   来源: 经济日报

上一篇 下一篇

  2015年以来,浙江德清县秸秆综合利用率达到99.18%。如此之高的利用率是怎么做到的?德清县农业局局长吴胜告诉《经济日报》记者,解决秸秆焚烧的问题,关键是要给农民提供一个既方便、又经济实惠的生态出口;光靠“堵”远远不够,更要注重如何“疏”。

  乾元镇金火村种粮大户沈卫根说,他承包的水稻田都采用大型联合收割机,将打下谷粒的稻秆切成几段,散在田野上直接肥田。“烧秸秆污染空气,现在既不影响环境,又提高了肥料化利用。”从2013年开始,他就采用秸秆机械还田法了。

  作为德清县最大的水稻种植户,沈卫根对这种秸秆还田法很是满意。他告诉记者,承包的2500亩水稻田,每年大约产生1500吨秸秆,如果焚烧,费用是省了,但是给环境造成严重破坏。除了肥田,还有200亩水稻秸秆被洛舍一位养鸭户以每亩50元的价格买走填棚用。“通过收购处理秸秆,既不污染环境,又让我们增收,我们当然不会焚烧秸秆喽!”

  德清县农业局副局长姚泉根说,目前德清有基本农田27万亩,年粮食复种面积20.74万亩,年产秸秆约11万吨,其中秸秆还田等肥料化利用6.57万吨。

  利用秸秆作辅料覆盖,又是一条解决秸秆焚烧问题的新出路。禹越镇三林村有家永福食用菌有限公司,近10万平方米生产区,年产菌菇100吨左右。每年夏秋粮收获后,周边种植户们就会把晒干的稻秸秆送上门,基地以每吨500元价格收购。在公司总经理许伟忠眼里,这些秸秆都是“宝贝”。每年他不仅自己收购,还请经纪人帮助收购,一做就快10年。“基地每年需要4000吨稻草秸秆做辅料,相当于七八千亩水稻田的秸秆量。”

  “按一户农户2亩田计算,晒干的秸秆可以卖300至500元。加上政府对秸秆利用有一定补贴,农户都舍不得一烧了之。因此,每年粮食收割后,基本不用担心秸秆焚烧的情景出现。”许伟忠说。

  德清年食用菌产量1295吨,年可利用秸秆3500多吨。不仅如此,德清各乡镇还结合8万亩早园笋种植基地,大力推广稻草覆盖技术,并延伸到油菜、马铃薯等。为此,全县还建了8个覆盖还田示范点,利用秸秆近6000吨。

  此外,饲料企业还将秸秆加工成家畜饲料。宽敞的车间里,在隆隆的机器声中,几台粉碎机正大口“吞吃”着秸秆。高温、高压、杀菌、粉碎……一转眼,一袋袋家畜饲料新鲜出炉。“这是新上马的流水线,主要利用秸秆做原料,生产反刍动物饲料。”在乾元镇的浙江科力饲料有限公司车间里,负责人沈万龙说。

  科力公司本来主产猪鸡等畜禽饲料。2014年,沈万龙冒出将秸秆制作成饲料的想法,既解决村民秸秆没处去的烦恼,又为企业转型升级开拓新市场。公司投入1800万元新建生产线,同时与种粮大户对接,在各村、组设立了收购点。沈万龙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现在以每吨秸秆300元统一收购,预计今年厂里能消耗秸秆1万吨、年产饲料2万吨,实现销售收入4500万元,带动周边形成30万只兔、2万只羊的养殖基地。”

  “一家企业通过技改,能消化全县近10%的秸秆,为秸秆利用提供了新思路。”姚泉根说,通过秸秆精细加工模式,企业、养殖户、种粮大户三方受益。

  2014年,“村收集、乡镇运送、县处理”的秸秆焚烧发电综合利用机制在德清推行。由乡镇一把手亲自抓、分管领导具体抓,将秸秆禁烧工作分解到村、组,并抽调机关干部包村、包组、包田块,逐村、逐组、逐户落实禁烧措施。同时,强化考核奖惩激励机制。“按重点与一般乡镇,对每位书记、乡镇长采取交保证金的办法,加大工作力度。”姚泉根说。

  一系列“组合拳”提高了秸秆利用率。秸秆肥料化、饲料化、能源化等多用途利用,不但持续改善了农村生态环境,而且有效促进了农民增收。

TAG: 饲料 肥料 浙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