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如何让农资行业回归本质

发布: 2016-01-07 |  作者: 李纯 |   来源: 农民日报

上一篇 下一篇

降成本、去顽疾,建社群、优服务,回看农资电商元年——

互联网如何让农资行业回归本质

绘图:焦海洋

  

  2015年被称为农资电商元年,在辞旧迎新的时间节点上,回看这一年业内几大知名企业的农资电商探索之路,对于把握新一年“互联网+农资”的走向十分必要。日前,“互联网+”农药监管和农化服务模式创新高峰论坛在海南海口市举行,农业部农药检定所所长隋鹏飞在论坛发言中表示,我国农化服务水平要比大商业环境落后10~20年,要充分利用互联网技术,围绕农药科学施用进行农化服务模式创新,才能实现弯道超车,从而助力农药零增长战略的实施。

  农村淘宝构建起农村的互联网生态

  “我们公司的定位是互联网+农村,而不是互联网+农业。因为我们不止于产品的买卖,而是构建农村互联网生态,让农民充分享受互联网带来的便利。”阿里巴巴农村淘宝事业部总经理王延哲说。

  阿里巴巴计划投资100亿元,建立1000个县级服务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覆盖到全国1/3的县以及1/6的农村地区。在农村普及电商,突破信息、物流瓶颈,解决农村买难卖难问题。更重要的是,农村淘宝通过县村运营门店基础设施的建设,在当地招募合伙人和村级服务站掌柜,实现农村人才的回流,让他们成为农村互联网消费的引领者。

  “今天,农资通过电商下乡就相当于3~5年前的家电下乡。一方面通过互联网品牌直达的方式,可以淘汰中小落后厂家而实现农药行业洗牌,另一方面农村淘宝与农资监管部门协同进行大数据监控,从源头切断假冒伪劣农资的入口。”王延哲说。

  农村淘宝推出的“旺农贷”对符合条件的种养殖户可授信50万以内,发生交易时不经过种养殖户账户,直接付款给商家(经销商、厂商),利率由村淘商家承担或种养殖户承担或双方共担,让农资厂商、经销商提前拿到预订款,优化供应链,彻底解决农资赊销的顽疾。对于农民的常态订单,数量不多,通过菜鸟物流由经销商配送。而对于大户达到一定数量级,可以由厂家直接发货。

  农药售后使用服务是重中之重。在农村淘宝平台上,品牌农药厂商可以通过发布3~5分钟的视频介绍产品,避免当前基层农资店中经营者夸大其词的宣传;村民自行或通过合伙人线上咨询农药厂家,即时答疑;在村级服务站掌柜的组织下,知名农技专家定期对村民进行农药科学使用的在线培训;开通“钉钉”微信公众平台、与“农医生”等合作,开展农作物病虫害在线诊断、用药指导的即时问答服务。

  田田圈建一个种地人的联盟圈子

  目前,我国农药流通层级过多,有2700家农药供应商、60000个市县经销商、800000个乡村零售商,为2.4亿户农民服务。这一方面造成终端农药价格偏高、假劣农药坑农害农,另一方面产销脱节,技术服务难以到位。

  而美国10大农药供应商和5大经销商,占据80%以上市场份额。全美10000家零售店,80%为全国性服务商直营,还建立了PCA、CCA技术资质认证及服务体系。“这是我国农药行业应当追求的发展方向,而农药电商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切口。”诺普信企业董事李广泽博士认为。

  田田圈通过互联网打造了一个种田人的联盟圈子,以农民为中心,招募种植达人“田哥”“田姐”为农民提供种植、施肥、用药技术支持;由加盟零售商和经销商组建区域运营平台,提供全套经营管理理念并导入好产品(种子、农药、化肥和农机),以提升他们的经营管理能力;推出农发贷,为种植大户提供低利率的贷款,解决农资经销的赊销难题。最终在这个圈子内部实现正品、省钱、技术服务到位的目标。

  当前农资行业存在着炒作概念、过于注重营销手段的“舍本逐末”现象。“我们认为,互联网可以让一切事物回归本质,让农资行业更专注于提供优质产品和专业服务的本质上。”李广泽说,通过电商(金融)平台消除中间环节,提高流通效率、降低分销成本,根除高赊销、高库存、低周转的行业顽疾;通过产品和解决方案的不断优化,使整个农药行业产品变少、变精,让农民可以轻松掌握傻瓜式全程解决方案;通过作物社群服务理念,让未来农业技术服务变得更加专业化、社群化、社会化、互联网化。

  田田圈计划3年内建成1000家县域中心,形成灵活高效的县级电商运营平台;打造10万家品牌服务中心,完善乡镇电商和社区终端;招募100万名种植达人,提供专业服务和作物社群;能够为1亿户农民提供优质廉价作物解决方案,从而保障2亿户家庭的食品安全。

  农医生作农作物的私人健康顾问

  “农医生不做农资电商,只做农业技术解决方案。”农医生CEO王兆勇说,现在农医生被称为农业圈里的“大白”,是农民种植作物的私人健康顾问。

  农医生2014年11月22日上线,是一个移动互联的APP,核心功能是“快速提问”,农民遇到常规病虫害诊断及用药指导可以在一分钟之内解决。据统计,现在农民在农医生平台上每天的提问数在1000个以上,每个问题的回答有6~8个,基本上半分钟左右产生一条问答。“不少农技专家反映自从有了农医生之后,麻将都不打了,每天泡在上面回答问题,并关注病虫害发生情况、向其他专家学习。有一个昵称叫‘毕姥爷’的农技专家曾创下在线回答13个小时的纪录。”王兆勇说。

  农业技术指导服务的短板一直以来是农民的痛点,也是农药滥用、假药横行的重要原因。农医生将植保专家、农技专家和农资店的“土专家”等整合起来,为小农户、家庭农场主、种植大户和种植专业合作社提供手把手的即时在线服务,实现问答开放,从而使解答及时、权威而且具有唯一性,便于农民实际操作。

  而专家为农民开出的方子必然会涉及相关农药产品,农民要是买不到还是无济于事。因此,农医生还开设“附近农资店”的功能,将前台问答与农户附近的农资零售店产品信息打通,能够让农民快速、准确找到合适农药产品。另外,农医生还开设“查真伪”的功能,可以让农民通过扫二维码、条形码的方式辨识农药的真伪,防止上当受骗。

  “农医生的出现让农业技术推广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在手指滑动中间就能解决。”王兆勇说。

  蜻蜓农服从一锤子买卖到一条龙服务

  “就像城里用手机打车一样,农民只要在蜻蜓农服下单,剩下的事就交给我们。”克胜集团总经理吴成伟说,他们会先派专家实地诊断配药,再由专业团队进行智能喷洒。

  蜻蜓农服定位于平台电商,面向农业新型经营主体、政府组织,实现农业服务在线交易,提供公益农技类咨询,推动实现农业科技服务一站式外包,提供的农业类服务包括农业文化创意、农业规划、智能喷洒、视频诊断、农业物联网、土壤修复、品牌农资、农产品营销服务等。

  “我们作为传统农药制剂企业进行这么大的一个转身是基于农业发展形势作出的判断。”吴成伟说。据农业部统计,我国60多万个村,有农民专业合作社140万家、国家级合作社4700家,相当于一个村有2个合作社。农资销售对象已经开始发生变化,农药企业要从单一的农药生产销售的一锤子买卖转变到农药一条龙服务,因此克胜较早提出了农服的概念。

  “我国农业面临可持续发展的瓶颈。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作业,专业化服务。”吴成伟认为,要让智能机械成为农业的核心能力、让互联互通成为农业的基础设施。蜻蜓农服借助智能打药器械收集农业大数据,比如作物种类、用药数量、气候因素的影响等,建立科学模型指导用药,从而助力农药零增长。

  目前,金正大、极飞、无锡汉和、山东永佳等企业已经入驻蜻蜓农服。未来3年内,蜻蜓农服计划在水稻种植区域选择50个农业地级大市,建300个县域服务中心、1000个镇级服务站,至少覆盖10000个村,让农民种田从辛苦到幸福。


农资电商落地与大户时代到来的辩证关系

  2015年初“互联网+”概念兴起,农资行业闻风而动,传统农资生产企业、传统流通企业、电商平台公司等纷纷布局农资电商,开启了我国“农资电商元年”。

  乐观者对农资电商寄予了根治行业顽疾的希望:品牌农资生产企业可以通过电商平台直接将优质产品卖给农民,一方面降低了价格,让利于民,另一方面切断假冒伪劣农资的入口、淘汰落后产能,实现行业良性发展;通过互联网金融为农民提供小额资金支持,破除“农民欠零售商、零售商欠经销商、经销商欠企业”的赊欠怪圈;通过整合农技专家和“土专家”为农民提供病虫草害在线诊断和施肥用药指导服务,解决长期以来农技“最后一公里”的难题。

  愿景如此美好,质疑声音却也不小:我国农民专业合作社初具规模,但农民小户分散经营依然占据主要地位,农民老龄化日趋严重再加上文化水平有限使得农资电商落地难上加难。有相当多的农民不具备操作电脑、智能手机的能力,更不用说在线下单支付、与专家互动交流了;由于经营规模较小、作物种植品种不一,施肥用药时间紧迫而且数量很少,物流速度能否跟上、物流成本是否划算都是问题;遍布乡村的农资零售店在赊销产品的同时也能提供技术服务,与农民有着长期牢固的关系,农民不会因为网购1袋农药省1块钱而放弃这种便利服务;互联网金融针对的多是种植大户,小散户依然很难尝到甜头;而农业生产问题成因复杂,不经过实地调查,单凭图片和文字描述,线上专家给出的“方子”未必管用。

  两种观点截然对立,各有道理。农资电商优势明显,面临的难题却也真真切切。这实际上是以互联网为代表的先进生产力与农民小户分散经营落后生产关系的矛盾。而发展适度规模经营、调整农业生产关系就成为农资电商落地生根的基础条件。

  笔者认为农资电商的前景是乐观的。一方面,国家鼓励农民成立合作社,通过土地流转、土地托管、土地入股等方式实现农业适度规模经营。《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明确提出粮食价格的形成应当贴近市场,这些政策支持和市场导向都将对小散户产生一定的挤出效应,加速土地流转。去年玉米临储价格下调,吉林梨树县已经出现不少原先不愿意流转土地的农民主动要求加入合作社的情况。另一方面,我国经济下行压力较大,返乡农民工增多,而第一代农民工返乡也处于高峰期,他们在城市接受不同程度的现代文明的熏陶,对于互联网新知识、新技术的适应能力较强且具备一定资金实力,将成为我国新型职业农民重要力量。这些因素将促进我国农业生产大户时代的早日到来。

  因而,要充分认识到农资电商落地与大户时代到来的辩证关系。农资电商要有历史耐心,等大户时代到来,有了农业规模化经营的“肥田沃土”,现在种种阻碍农资电商落地生根的因素会自然消除。而在此之前农资电商要更加专注做好基层网点的硬件建设和提升服务能力的“内功修炼”,更要把目光聚焦在大户、合作社以及专业化社会服务组织上,让他们充分享受农资电商带来的“红利”,压缩生产成本、提高盈利能力,进一步放大对小散户的挤出效应,加快农业生产进入大户时代的步伐。

TAG: 农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