秸秆还田,农机还需加把力

发布: 2015-06-12 |  作者: 朱文凤 |   来源: 农民日报

上一篇 下一篇

图为常林集团演示秸秆还田旋耕机。朱文凤摄

  2015年中央财政安排8亿元资金,支持鼓励推广土壤改良技术、增加土壤有机质含量,其中“全面推广秸秆还田综合技术”是这笔资金的主要用途之一。农业部种植业司副司长潘文博告诉记者,近年来,各地政府和农业部门大力推行秸秆还田,得到农民群众尤其种粮大户、家庭农场等新型经营主体的积极响应,在黄淮海地区的山东、河北,以及南方地区的江苏、安徽等省,成效较为明显。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秸秆还田,有赖于农机先行,需要收获切割、机械粉碎、深耕还田等配套农机具发挥作用,还需根据各地情况因地制宜。5月底,记者随同采访山东常林集团组织的“秸秆还田农机跨区示范作业”,并实地走访山东、江苏两省部分地区,了解秸秆还田综合技术推广中的难点和突破口。

  高昂的农机价格让有些农户承受不起

  为了抢农时、夺丰收,就要尽量缩短农作物换茬的时间,如何处理作物秸秆,这是传统农业的古老命题。南方稻区存在早稻收获还田、晚稻插秧抢种问题;华北地区小麦与玉米茬口转换,面临更大量秸秆处理问题。

  过去一家一户的种植方式,对秸秆的利用,一般是收拾回家当柴火,或地头焚烧,或用作养殖饲料。在传统农业迈向现代农业的进程中,“古老命题”有了新注解,那就是“秸秆还田”,大机械的使用化解难题。

  山东常林集团英格索兰公司总经理余家华说“机械化这个载体,是生产力的巨大进步。但是传统的小机具无法契合当前需要,靠90马力、120马力带个小旋耕机?解决不了问题。”

  山东省郯城县纪昌农业机械化服务农民专业合作社里,摆放着一些较为陈旧的拖拉机和机具,理事长郑纪昌告诉记者,附近农作物机收基本由他负责,一些机子经过他改装后,简便实用。当被问到为何不换新机具时,他觉得新机子价格较高,动辄几万甚至几十万,资金上有压力。

  而在江苏农垦集团连云港市一个农场的农机存放点,有全新的、半新的各种马力农机,包括约翰迪尔C230、3518,东方红1204、1304等机型;还有各种配套播种、施肥、松土的农具。今年农场还打算购进一批新农具,以便更好处理秸秆还田问题。农场负责人说:“大马力、装备精的机具最管用,当然价格也高,有经济实力才买得起。”

  秸秆禁烧为何禁而不止,这个农场农机服务总站王先生告诉记者,目前的秸秆回收程序较多,打捆装车运输等,成本较高。回收后的部分秸秆利用不畅,加上农民几千年来形成习惯,都是造成秸秆继续焚烧的原因。

  大马力有大威力机具选择是否得当很重要

  5月31日天气放晴,山东常林集团英格索兰公司开始在江苏农垦的农场现场示范作业。余家华指着粉碎后的秸秆说,一些秸秆粉碎后还田还存在问题,包括埋茬儿浅、秸秆保留太长等。此农场地处秦岭淮河以南,一年种植两季作物,上半年种植小麦,下半年种植水稻。6月5日左右小麦大面积开收,10日左右开始插稻,仅仅间隔一周时间,如果小麦秸秆粉碎还田粉碎不彻底,会影响水稻插秧。

  农场工作人员张先生说:“今年农场引进了水稻钵苗摆栽机插技术,具有返青活棵快、成活率高、秧龄长、植墒低等特点。但如果秸秆粉碎不彻底,机插秧插到秸秆上的水稻成活率低。”另据当地农民介绍,未粉碎彻底的秸秆漂浮在水面,也会影响稻苗生长。

  山东常林集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此次示范作业带来的机具有缺口圆盘耙、灭茬旋耕机、液压翻转条铧犁等。作物收获后的秸秆通过机械化粉碎,再通过耕地将粉碎后秸秆直接翻压在土壤里。如果机具选择得当,秸秆切碎,与土壤进行拌和,连续多年便可提高土壤的疏松度和通透性,土壤有机质得到恢复,进而达到培肥地力,改良土壤,减少施肥的效果。

  这个农场共有耕地面积约15万亩,此次示范作业选择在一个生产区的1.7万亩连片地块上展开,地块儿大,160、260马力两种大农机能够施展得开手脚。生产区技术人员现场感受“机具粉碎效果好,远胜过去110-130马力的农机作业。”也有些现场观摩者认为,大马力农机价高、耗油量大,用起来是否划算还得算一笔账。

  从农机设计到田间操作必须注重农机农艺相融合

  余家华认为,机手在懂得农机知识与技术操作的同时,也要对不同土壤与作物的习性等有所了解,如沙土较为松软,耕作时不需选用太大马力农机;而黏土湿时黏度大、干时又较硬,也不一定大马力机具就好使。“我们开发机具的设计理念源于农艺,针对不同地区作物、土壤、气候等不同条件和情况,开展定制化的生产。”

  山东常林集团原本是临沭县纯资产不过千万元、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在董事长张义华带领下,发展成为集农业机械、工程机械、高精度铸造、高端液压件四大核心业务板块为一体的国家大型民营集团公司,靠的就是适应用户、适应农情、适应市场等经营发展理念。

  “常林从某一点出发,虽是星星之火,但可以燃出一片希望。”余家华说。不断研发适合现状的机具,找准中国特色乃至细致到一个地区、一片农田的特色,就是农机领域未来科技创新驱动的一个方向。

  “大面积的土地,需要技术熟练、熟悉环境的机手。我们讲种地先做土,做土再育人。做土是说让土壤环境适合种子和秧苗生长,育人是说要培育新型机手。”对于当前机械化进程中机手的青黄不接,余家华不无担忧。

  记者在农场农机存放站点,遇到年轻的80后小伙子胡刚正在修理农机,他家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桦川县,已经有多年跨区作业经验。胡刚说:“时间长了,摸懂了土地的脾性,操作得更加得心应手。”


只需24小时秸秆变身有机肥

湖南碧海农机研发成功农业废物生化处理制肥系统

  农作物秸秆处理是近年来困扰农业生产的一大难题,6月9日在北京召开的十四届国际环保产业论坛上,湖南碧海农业机械科技公司宣布研发成功的农业废物生化处理制肥系统,有望为资源化利用秸秆找到好出路。

  通常的秸秆处理方法中,直接还田肥效差,未经高温杀菌和有害物降解处理,使用风险大;普通堆沤发酵慢、时间长、劳动强度大、肥效不理想;集中堆肥投资大,难管理。正因如此,造成推广困难,多地为了快捷简单,直接采用焚烧丢弃的方式,不仅造成环境污染,也浪费了资源。

  对此,碧海农业机械科技公司经过多年研发和试验,发明了一整套快速无害化处理和肥料化利用农作物残体的科学系统,通过将秸秆微生物处理技术和一体化发酵处理设备、残体预处理设备进行综合装配,实现了从粉碎到灭菌、发酵到出肥的一体化。该系统设计了直接进入高温阶段的快速发酵法,2-4小时就能完全杀灭病源微生物,6-24小时制成优质生物有机肥,4小时扩繁土壤功能菌,形成功能型生物有机肥,各功能菌群均处于高活性状态,不但可以补充大量的有机营养元素和有机质,改良土壤结构,还可以有效防治与控制土传病害。

  碧海农机科技有限公司首席专家寻立之介绍说,碧海专门设计了“秸秆处理中心技术方案”,即以村为单元,建设秸秆处理中心,辐射半径2-3公里,覆盖面积为5000-10000亩,年处理秸秆3000吨。通过推一机建三站,即“废弃物无害化处理站”、“有机肥料配肥站”、“土壤有益微生物扩繁改良站”,可以实现四个改变:一是改粗肥还田为精肥还田;二是改乱丢、乱烧为清洁生产;三是改传统堆肥为生物配肥;四是改低效利用为高效商业化利用。

  据了解,本项目技术于2012年获得湖南省科技成果鉴定,技术达到国内领先水平,并获得了国家多项专利,生产出的有机肥有效养分及重金属检测结果均合格。经湖南农业大学检测,没有检出病源微生物;经三年施用实践,没有出现因肥料而传播的病虫害。真正意义上实现了无害化处理和肥料化利用,形成了一整套可持续发展的良性经济产业链。目前,已经在湖南、贵州、云南、重庆、湖北等多地进行推广应用,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本报记者王腾飞)

TAG: 农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