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满山一片红—农民曾祖传开创家庭果园纪事

发布: 2013-07-28 |  作者:  |   来源: 钦州日报

上一篇 下一篇

 荔枝红了,听说十万山下有一个家庭果园,笔者觉得很新鲜,便于六月中旬的一天,随市水果局的领导到钦北区大直镇那天革命老区一行。到了果山,只见红彤彤的荔枝挂满枝头,一家几人正在欢笑地摘果。果园的主人曾祖传知道有领导光临,忙从大直镇赶回。他40多岁,身体魁梧,肌肉结实,面部黝黑透红。他一坐下就爽快地讲起家庭果园建设的艰辛历程。

 

开发荒山

 

曾祖传是大直镇那天村人。10多年前,十万山下的那天村大风坳是镇办的林场,面积1000多亩,由于林木管得不好,该场采伐后没有再种植任何东西,荒废多年,荆棘丛生。后来镇把林场的林地转包给林业部门。2000年的一天,林业部门一位干部找到曾祖传,有意转让大风坳原林场一半林地给他承包,面积700多亩。

 

曾祖传承包700亩林地后,便和妻子张云莲到大风坳安营扎寨,顶烈日,冒严寒,开山劈岭,披荆斩棘,挖树头,锄野草,没日没夜地大干苦干,一天10多小时奋斗在山上。为了加快开发步伐,他雇请一位师傅驾驶一台勾机挖进山道,开果带,然后雇农民工在果带上挖果坑。经过几年汗水的浇灌,曾祖传开出了一条长2公里宽3米的进出通道,在700多亩的荒山上开出梯田式的层层果带。在开山中,曾祖传一家采取先易后难的办法,在春季和雨季,先后种上200多亩速生桉和一些玉桂、八角等。

 

引种鸡嘴荔

 

2001年,曾祖传种植的第一批荔枝是本地的禾荔。这种荔枝核大味酸甜、肉少,卖出的价钱很低。

 

为了改良荔枝品种结构,增加收入,他常走到钦州打听。一天,他听人说,鸡嘴荔很好吃,是北海市合浦县公馆镇香山村一户农家种植的,树龄超过百年,合作化时代(1957年),该村有一果农送一箱鸡嘴荔给中央领导得到好评。曾祖传听后,立即前往香山村,在那里住了一晚,访问了当地村民,所见所闻,事实与传闻的几乎一个样,鸡嘴荔大个、香甜、肉厚、核小,客商到香山荔枝老树购买,往往要几十元一市斤。而驳枝树苗要15元至30元一株。曾祖传忍痛花3万多元买了几千株鸡嘴荔果苗回来种植。但由于没有经验,种时踩土太近苗根,造成树苗根须带土部分脱落,成活率比较低。但是,曾祖传夫妇不气馁,经过几年摸索,终于使700多亩的大风坳披上了绿装,除先种200多亩速生桉外,在开发的果带上种上了500亩荔枝,其中140亩禾荔、150亩白头罂、190亩鸡嘴荔,另有几十亩杂果。十万山下的大风坳成了郁郁葱葱的家庭果园。

 

唱响十万山

 

果树的园艺技术比较细致。这里没有一劳永逸。曾祖传夫妻两人以为种上了几百亩果树就万事大吉,放松了对果树的精心管理,荔枝果树长得差,2002年种的第一批鸡嘴荔和白头罂,本来前几年早就应该大批挂果了,可是挂果却很少。这引起曾祖传的注意。为此,他只身走到合浦县的香山、广东的高州和灵山县等地向果农学习,还亲自到市、区水果部门请教荔枝的管理技术,从而认识到管好秋梢是决定翌年荔枝开花挂果多少的主要因素。近年来,他便到信用社贷款,加大投入,一家集中力量在荔枝树下铺设塑料管道设备,实施水肥一体化;用花生麸、猪鸡粪与磷肥沤制,科学追肥,综合防治病虫害等,花大力气攻秋梢,把秋梢培育到又粗又壮的枝条,做好秋梢防寒过冬工作。春暖后的三月,荔枝普遍开花,曾祖传的大仔曾铃国高中毕业回家,一家3个主要劳力一同转上保花保果。

 

功到自然成。曾祖传一家针对鸡觜荔挂果少的问题采取有效的对策后,收到了显著效果。曾祖传说:“近年来,每年荔枝总产达数十万斤,扣除成本,平均年纯收入20多万元。”

 

6月17日,我们到果园采访时,他一家几人都去采摘荔枝了。曾祖传指着树上采果的一个男青年说:“他叫曾铃军,排行老二,是学园艺的大学生,现带一位女同学回家实习,几个月后就毕业回家种果;还有一个大儿子和他的未婚妻,今天有事外出。现在我一家有四个劳力投入果树管理。”说话间,果山上传来鹧鸪声。我问:“这里有鹧鸪?”

 

曾祖传说:“多着呢,我的荔枝成林以来,绿色生态做得好,每年的端午节前后成群的鹧鸪、山鸡飞来屋背岭与我放养的果园鸡同乐,鹧鸪、山鸡长得美,啼的声音很动听,整个十万山下的人都听见。一些人听到鹧鸪、山鸡的啼声就赶来装笼捕捉。我们知道后都向他们宣传国家保护野生鸟类的政策和法规,不许捕捉、杀害、运输,讲明自己特意保护鹧鸪、山鸡与家鸡作伴的意义,想观察杂交出新一代的‘山鸡’的美好前景。”

 

市水果局局长陈生听了曾祖传的汇报,对建设家庭果园的设想提出了宝贵意见,指出当务之急是把100多亩的低产劣质禾荔进行改造,大搞高接换种,嫁接上优良品种的桂味、鸡嘴荔或白头罂等。

 

离开十万山下的那天大风坳家庭果园,我们和曾祖传一家告别,似乎大风坳果园里的鹧鸪、山鸡也知道一样,啼着美好动听的声音…….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