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难救鱼翅消费

发布: 2014-09-11 |  作者:  |   来源: 腾讯

上一篇 下一篇

   这个秋天,不仅是“史上最难月饼季”,还是翅生意加速坠落的季节。从2011年开始,鱼翅在中国的销售已开始呈现弱势,这个中秋,鱼翅的销售更无法重现过去“中秋节小抬头”的好景。

  “现在只有真正有钱的人来吃鱼翅,数量也不多。”广州一家五星级酒店的餐饮部门主管对腾讯财经说。“公款消费被限制以后,这里的中秋节也不再热闹了。”

  鱼翅过去曾是中秋宴席的主角。广州一位从事纺织业的企业董事长说:“逢年过节,或者想加快办事进度就得请吃饭。过去商家们宴请政府官员,不点鱼翅领导可能会觉得你不给面子。”

  鱼翅消费在官商场合的“上位”早有传统。据资料现实,鱼翅汤在约600年前就已经成为皇家菜式,1972年尼克松访华时,起招待宴会上也有鱼翅汤。

  去年年底,中央发布通知,严控公务接待,把鱼翅直接列入禁止名单,把从2012年开始的、杜绝在公款宴请中食用鱼翅的风潮推到了高峰。

  按照国际环保组织野生救援协会(WildAid) 近日发表的数据,广州的鱼翅过去两年销量下降82%,零售和批发价格都下跌近半。该协会还认为中国的鱼翅消费量占全球的75%。

  “广州的鱼翅消费是从2012年十八大开始慢慢下跌,去年年底是急剧下跌。对于五星级酒店的餐饮业,鱼翅消费比以前足足减少了大约一半。”上述餐饮部门主管如是解读。

  另一位广州饮食业内人士则形容,鲨鱼肉的口感总体粗糙,唯有鱼翅可卖出价钱。在过去的高档宴席里,包括鱼翅在内的贵价菜式,可占全席消费的三分之一以上。

  这位人士说,现在五星级酒店类发票已不能用于公款招待。被政府财务系统拒绝的发票抬头,还包括一些敏感词,类似“某某鱼翅酒家”的发票,哪怕只是吃了个干炒牛河,也难以报销。

  “鱼翅和鲍鱼,都是口感和场面的需要,对比起海参等补品,很少人会自己掏钱吃这么贵的东西。”这位人士说。

  腾讯财经询问的多位政府机关系统的人士表示,过去“三公”消费中确实有鱼翅消费的现象,多存在于会议消费中,但其被限制是否足以影响鱼翅的总体销售和贸易,则有所保留。

  不过高档菜式的式微已成定局。在上月,广州海味干果商会的负责人对媒体表示,酒楼对于高端滋补品的需求大幅下滑,导致批发市场生意难做。

  多位海味贸易界的认识对腾讯财经形容,在鲍参翅肚等高档海味里,鱼翅的形势最为惨淡,售价普跌一半或者以上。在这个行业,依照行情判断进行货物囤积的行为甚是普遍,有些曾经大规模囤积鱼翅的中间商,不得不割肉求存。

  广州现在被形容为世界鱼翅的消费和贸易中心,从世界各地进入中国的鱼翅大部分都从广州集散。有资深海味贸易商对腾讯财经透露,这些鱼翅来自东南亚等国际产地,有很多货物都是由香港走私入口。

  香港的鱼翅贸易在过去已经受到了巨大的打击。2011年时,香港还是全球鱼翅买卖的主要集散地,全球约有一半的鱼翅贸易会经过香港,然而其地位目前已经被越南代替,后者成为转口鱼翅(至中国)的最大贸易地。

  在香港,“鱼翅捞饭”一度是东方人经济起飞、物质富裕的象征,而国际动物保护组织在香港,针对性的护鲨运动也有多年,并引来当地的鱼翅贸易界的公开抗议。在环保主义的大气候里,香港政府已在去年中秋前后宣布把鱼翅剔出公务招待名单。

  在国际上,若干大型连锁酒店集团,以及国际航空公司已加入了不售、不运鱼翅的潮流。近几年,动物保护主义者们在中国内地开展了各种宣教活动,并试图把禁止鱼翅条例化。“中国零鱼翅”项目负责人王雪对腾讯财经形容,在深圳,他们也已得到了政协、检验检疫、海关等层面的支持。

  王雪说,去年底中国政府对鱼翅的高调“say no”,把她的工作直接推上了快车道。“我们希望通过提案等形式推动深圳成为官方支持的零鱼翅城市。后来,‘禁翅令’直接让很多我们曾经游说过的食肆停止销售鱼翅了。”

  野生救援协会(WildAid)的执行理事奈茨(Peter Knights)也公开表示,中国鱼翅销售和贸易的崩盘,是中国政府重拳反腐的一个意外之喜。

  不过饮食和贸易界仍没有给这场反鱼翅的战争写上句号。餐饮业人士对腾讯财经形容,鱼翅价格的急剧下跌,将刺激中档市场对鱼翅的消费。“现在的价格,会使鱼翅的消费量会开始增加。”这位人士说,“在中国,很多客人还是想吃鱼翅的。地方政府也不可能立法杜绝鱼翅。”

  王雪则认为,鱼翅消费迟迟没有被消灭,是因为鱼翅产业的利润太深。她形容,在国外产地鱼翅(湿翅)的批发价格仅为5美元一公斤,这与酒楼里鱼翅数百元一盅的价格,形成了极大的对比。

  对于鱼翅的跌势,已经未来的前景,被采访者的说法可谓众说纷纭。实际上,在采访中,唯一有共识的只有一点——大家都说,撇开面子的需要,其实鱼翅并不算太好吃。(腾讯财经 炫风 发自广州)

TAG: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