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春花:刘畅非常积极正向

发布: 2014-03-03 |  作者:  |   来源: 中国企业家

上一篇 下一篇

陈春花

 

  陈春花

  自从为辅佐刘永好的女儿刘畅而当上新希望六和集团的联席董事长,陈春花教授极少在媒体上露面,直到今年初才趁发布新书的空当,接受了媒体的采访。跟以前在山东六和集团兼职做总裁的时候一样,她始终坚持保留在高校做老师的身份。这一次跟新希望签约三年,她,能再次成功吗?

  《商学院》:从2013年5月22日被董事会聘用到现在,你在新希望六和主要做了什么?

  陈春花:我在管理中有一个基本判断:如果我们业绩出现下滑,或者是增长不明显甚至负增长的话,有很大可能就是因为组织不适合这个企业的发展。我的研究背景给了我很大帮助。6月3号正式到岗,7月12号就全面展开调整动作了。

  整个2013年,从禽流感到速成鸡,农牧产业遭受的冲击最大。当整个外部环境不可控的时候,我就必须依靠内力。靠内力一定要调组织,所以我首先做组织变革。接下来,如果想当期业绩恢复得比较好,方法也很简单,最重要的是激励基层管理人员。因为当期所有的销售额、成本、品质,都是由基层管理人员做出来的。

  这就是做研究的好处,不懂管理的话,常常会把激励重点放在高管身上,但是高管实际上是对战略有很大影响的人,如果想扭转当期绩效,就一定要激励中层和基层。

  到8月份,我们的业绩就开始大幅反弹,这样一直坚持到年底。我想等我把这个企业调整得差不多的时候,可能会回过头来写怎么做组织的激活。对于一个大型企业来说,绝对不能靠能人,一定是靠组织,靠所有的员工。作为上市公司,每个季的报表要报出去,就必须拿数字说话,讲道理没有用,讲理论也没有用。

  《商学院》:从做学问到做企业,在心态上经历了哪些转变?

  陈春花:可能很多人都在关注这件事情,但对于我来讲,应该是一个比较正常的安排。其实从2003年起,我就已经在做老师的同时做总裁了,那个时候是在六和集团。我一直定位自己是一个研究学者,而不是经理人或者企业家。

  中国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管理学者看的是学术期刊,企业家看的是商业杂志,实践不去了解理论,理论也不管实践,两张皮各跑各的,这就造成了非常多的企业浪费。你会发现董事长常常做的是一线员工的工作,然后还到处宣扬说我能够懂一线的东西。而一线员工常常思考的都是董事长的工作,整天说公司战略不行,竞争能力不行,公司应该怎么调整。这就是因为我们的理论与实践之间太脱节了,所以我就立志要做一个能把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人。在2003年之前我一直在当企业顾问,做顾问的切入程度要很深的, 所以在2003年时能顺利出任总裁。

  《商学院》:你怎么评价刘畅?

  陈春花:首先,她愿意承担这个责任就很伟大。大家都很清楚,接一个企业和接一笔钱是两回事。给你一笔钱,会花就可以了,现在是把整个企业交给你,不光要继续保持行业第一、全球第三的位置,还要对几万名员工和他们的家庭负责。我当时见她的时候就说,我非常地佩服你敢去接这个责任。第二点,她很爱学习。我来了以后,就要努力地把整个企业拉升恢复,然后做战略调整、结构梳理。这个过程需要我跟刘畅,还有整个团队一起承担。她还是一个非常积极正向的人,这对年轻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值得去培养和提升。我相信未来的新希望肯定是需要靠团队的,而刘畅,就是整个团队中最重要的那个人。

  谈静修

  要做一个承担责任的领导者,首先必须对一些东西是要确信的。比如对品质的承诺、对顾客的承诺。在这样充满变化的环境当中,每个人可能有各自的办法来确信和保持信仰,我的方法就是静修。

  我的身份决定了经常要解决别人的问题。我其实很蛮怕人家说,陈老师我要跟你吃饭,因为我知道他跟我吃饭一定是问问题。一坐下来,对方问陈老师你爱吃什么,然后我还没回答,他已经开始问问题了,甚至有时候从头到尾,我连拿筷子的时间都没有。学生找你是问问题,企业找你是问问题,同事找你还是问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我对某些东西的态度必须非常明确,所以我需要一个时间让自己静下来。人静下来最好的方法,就是去跟自然对话,自然是一种最纯粹、最简单的法则,任何物种和现象的存在都是有道理的,只是我们不明白。

  所以我每年会空一个时间出来,什么都不做,只是去找一个自然的地方待下来就好。出版的这些随笔集是在静修结束之后慢慢写的。去过南极之后,我发现自己根本不该来这里。后来从不丹静修完,突然想明白了,于是有了这本《让心淡然》。实际上,不属于你的地方,才是最美的地方,白色的南极并不应该是人类涉足的。每一个承担责任和使命的人,都要有敬畏之心,你要把自己放空,要敬畏你所在的行业,敬畏你的同事,敬畏你的产品,敬畏你的顾客。当你敬畏这一切的时候,才可能真正知道你的实力和责任是什么。商业的确有它自己的逻辑,但是自然的逻辑大过商业的逻辑。

  谈学生带来的颠覆

  我真正理解互联网是源于学生给我的挑战。我一直在坚持给本科生上课,想要知道新生代的人到底用什么逻辑在生活。然后我发现90 后的年轻人跟我们的思维完全是不一样的。比如说他们最在意的就是怎么能够把自己彰显出来。我告诉他们说,你要了解一个行业至少得八年,在他们看来实在是一件太可怕的事情,八年可能已经过去好几代了,他需要很快地去了解。对知识的理解跟我们的逻辑也不一样。我们觉得知识本身就是用已知判断未知,但他们希望拥有所有的信息,认为所有的未知都可以通过攻略、技术和工具来得到。

  我相信五年前没人谈达尔文进化论是分化论,可是今天这样讲我们就会很容易接受。为什么?因为知识的获取过程也从进化变成分化。所以再看互联网,不要从工具上去理解,一定要从思维上去认识。互联网的免费概念,也给我们做经营的人带来莫大(博客,微博)的冲击。我现在这家公司有七万多人,七八百亿的销售额,怎么去讨论免费的概念?这是我目前遇到的最大的挑战,现在这个话题在同事中还没人能回答我。但是如果不解决这个免费的问题,就不能在互联网的环境中得到成长。

  谈时间管理

  这个的确是有很多人问我的。我认为一个人,有几个技能是很重要的:第一个技能是沟通;第二个技能叫做“概念化的能力”,就是复杂问题简单化,这样你的效率就会比别人高很多;第三个是时间管理。

  其实人的时间真的是无限的,关键是你怎么去管理它,把所有要做的事情都分配时间,一定要学会怎么让单位时间最有效。比如说我为什么能写这么多书,是因为我每一天会分配时间给写书,不重要的事情,你就不要分配时间。举个例子,我认为吃饭是一个很浪费时间的事情,大部分人跟我吃饭我都约在中午,晚上是安排写作和看书的时间,分配好了就不能占用,在时间管理上要敢于说不。我会分配上课的时间、到企业的时间、写书的时间、陪家里人的时间、每年出去静修的时间,都分好了就告诉大家,大家实际上就都会配合你。这样一来,你肯定所有事情都能做。

  有人问六祖,什么叫禅。他说,吃饭时吃饭,睡觉时睡觉,这就叫禅。我一直用这个来要求自己。有一次同事从飞机场接我,给我买了个汉堡包,说在路上吃,下车后就能马上跟大家开会。我没有接受这个安排,因为认真吃饭也是很重要的。实际上这就是时间管理啊,要把健康搞坏了,其他所有的事你就都做不了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