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好:饲料行业不能简单规模化

发布: 2014-01-03 |  作者:  |   来源: 新浪财经

上一篇 下一篇
  新浪财经讯 “第三届中国上市公司领袖峰会”于11月29日在成都举行。
 
  以下为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演讲实录:
 
  能够在这里参加第三届中国上市公司领袖峰会,我很高兴。成都是我的家乡,我们新希望公司也在成都,所以作为东道主,欢迎各位企业家和媒体到成都来,到四川来,来看看成都发展,体验一下天府之国的美。
 
  作为上市公司,作为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市场经济体制下打拼了31年的企业,提到转型方面确实有很多的体会。
 
  我们在中国创业很早的,当时我跟我的几位兄弟下海,凑了1千多块钱,现在这一千多块钱变成了我们近千亿的销售。我们在中国市场和世界市场,应该说我们取得了进步,取得了一定的成绩。靠什么呢?我经常在想,我们靠中国巨大的市场,靠中国不断变革提供的机会,也靠我们的员工的努力,也靠我们自己的拼搏。但是,我还是要讲,中国不断的开放给了我们最大的源泉。
 
  我记得我们创业初期,我跟几位兄弟,我们最早的就安装了电视,在成都新津县,我们是第一个拥有自己电视的家庭。那个时候电视,吃饭的小碗那么大的,显示器那么长,几十个电子管,有声音,看得到人在动。改革开放初期,我们觉得我们会装音响,我们把音响的产品,能够在生产队装,我们提供技术,很多人找我们做,我们搞不过来,我们就干了,这种事情必须启示大队,我们把我们装的第一音响,用架车拉到了公社的大院,很多小朋友跟着我们跑啊,跳啊,公社书记看到我们车上拉了一个音响,他问什么事?我就说,我们准备造音响,谁造音响,我说我们,你们是谁,我说我们几个兄弟和生产对一起造,你们几个兄弟是谁啊?我说就是我们,我叫刘永好。他听了大概一分钟,他说这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坚决不行。那时候确实太早了,这是80年的年中,太早了。那些年总是在讲,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这个时候私人要做音响显然是不行的。没有办法,两年以后我们开始做鹌鹑。因为改革是从农村起的,我们直接找的县委书记,他说好啊,他说现在提倡农村专业户了,你们把科技带到农村,可以。于是我们养鹌鹑,没有饲料,我们自己造饲料,因为你没有粮票是买不到玉米的。没有办法,我们用鹌鹑蛋跟农民换粮票,那个时候说粮票是不能买卖的,我们说我们没有卖,也没有买,我们只是交换。有人说要告我们,要把我们抓起来,说我们投机倒把,好在那个时候我们规模不大,那个时候没有对我们下狠心,我们没有被抓起来。我们就是这样开始做饲料。
 
  刚才,泰国正大的杨先生讲了,实际上我们做饲料还是跟泰国正大学的。我们做鹌鹑饲料,没有氨基酸,我们去深圳去买,发现正大在那有一个工厂,生意特别好,要买他的饲料要排队。我进去看,不得了,他们生产的是金黄色的,颗粒的饲料,从深圳拉到四川,居然还要排那么长的队,我想我们四川是最大的养殖省。于是,我就回来了,我们就开始琢磨饲料,猪饲料,我们在四川开始生产饲料。我们把鹌鹑全部淘汰了,做饲料。没有技术,没有资金,我们自己造设备,我们自己搞研究,经过一段时间,科技饲料出来了,有人说这是中国本土的,叫做第一批科技饲料。那个时候了不起,我们在跟国有企业的竞争中,我们逐步开始。因为我们没有粮票,只能用高一点的价格去买市场的玉米,我们跟国有企业不在一个起跑线上,那个时候饲料厂都是国有的。在这种情况下下,人家的价格是我们的一半,我们的原料比他们高一倍,我怎么竞争。我们靠技术,质量,逐步的打出名。
 
  为了满足市场的需求,农民朋友排队买我们的饲料,排到什么情况下呢?没有办法,把我们开票的窗口挤破了,房子挤破了,我们在坝子中央,翻墙在上面休息,在那排队,排队要排很长很长,那个时候只要你有好的产品,全部卖得出去。我们就是这样一步一步的走过来的,所以正大是我们的老师,我到泰国,我就说感谢给了我们一些启迪。从那个时候我们做到现在,显然,我们在中国已经是中国最大的饲料生产企业,我们已经超过了一千六百万吨饲料。 一步一步的我们走到了现在,有人说是饲料大国这样的地位。我们不断的扩大规模,在前几年,只要我们扩大规模,就一定有更好的效率,就一定能够赚更多的钱。你规模越大,不一定赚钱。你用人越多,成本就越高。我们在反思,特别是最近这几年,黄浦江飘死猪事件等等,对我们的行业冲击非常大,怎么样使我们的成本更低,我们不能简单的走规模化的道路。
 
  于是,我们在研究,我们在考虑,得创新。怎么创新呢?刚才泰国正大谈到了他的创新,我们也想,我们怎么创新?泰国正大是在中国做了不少的企业,但是他的全球,他们的企业也非常多,他是一个好的企业。我们经过了我们的研究,我们的考虑,我们认为我们的市场竞争非常白热化了,我们应该参与世界的竞争。结果发现,我们走出了国门以后,我们的竞争优势还是蛮强的,我们的技术,质量,管理,特别是我们中国人拼的精神是不错的。我们现在在越南,菲律宾,柬埔寨,在很多的国家,取得了初步的经验。然后我们从东南亚开始到南亚,从南亚开始到中东,从中东开始到非洲,现在我们在埃及,在土耳其,在南非,在好多个国家,我们都在建工厂。
 
  我们在这些国家,我们发现我们的投资收益比中国要高,并且,我们中国的这种员工,这些干部,他们的体制,他们的拼搏,这种精神是外国这些公司赶不上的。所以我们提出,我们的转型必须转型,必须升级。
 
  第一,走出去,在海外求发展,怎么发展呢?我们总结了一个经验,在海外发展中国家建工厂,现在我们在海外已经有35家工厂了,现在每年超过十家在扩张。在海外发达国家收购平台,收购技术。最近我们加大了海外发达国家的合作的部分。
 
  另外,在资源丰富的国家买资源。最近,大家看到了,我们新希望在新西兰,我们买了一些乳业企业的股份,我们在新西兰利用当地的草,当地的阳光,当地的牛生产当地最好的牛奶,然后在当地生产加工生产最好的婴幼儿奶粉,供应了中国的市场。中国的人在当地采用一种新的模式,大家都知道,我们的评估是哪些?是美国的评估公司,但是谁制造的呢?绝大部分在中国,中国谁在生产,在我们成都可能就有富士康的生产。富士康多少人呢?上百万人。但是富士康的产品,根本就看不见,采用了这种代加工的模式。美国人生产掌握自己的技术,自己的研发,自己的销售,而把加工放到了中国。这种模式,我们中国人为什么不能学呢?我们中国人缺羊,缺阳光,缺水,我们为什么不到国外去呢?土地资源多,阳光多,水多的地方,我们利用它的这些资源呢?我们把这些品牌打出来,供应中国市场不是最好的嘛。
 
  我们经过了两年的时间,新希望生产的我们自己的品牌的婴幼儿奶粉的市场,没有想到效果特别好。第一批拿出来,一抢就空,因为我们的质量好,因为我们的来源是可靠的,因为这个地方环境特别的好。因为又是我们自己在控制,自己在销售,走出了新的模式,这可能就是一个创新。
 
  我们在新西兰第二大的农业类的上市公司,这个上市公司相当的不错。我们利用新西兰的阳光,土地,牛,生产牛奶,满足中国的市场,供应中国的市场。另外,我们特别关注到,中国的牛肉的价格涨得不得了。我记得30年以前,中国的鸡价格最贵,猪价格第二贵。牛肉价格最便宜,牛肉便宜,猪价格便宜一点,鸡是贵一点。结果,现在反过来了,牛价格最贵,牛的价格是猪的价格的一倍,一倍还要多。因为牛要吃草,草要土地,阳光,水,我们没有那么多资源。现在吃牛肉是奢侈品啊。怎么办?我们只能走出去,我们在澳大利亚,在新西兰,在巴西,我们正在积极的和相关的公司讨论,通过联合,或者是控股收购的方式,我们去要这个资源。我们要的这儿资源,就是要的是土地,阳光,水,我们经过我们的加工把它变成全球市场和中国市场的产品,或许这也是一个创新。
 
  我们在海外发展中国家建工厂,发达国家买技术,最近,我们非常有名的公司在进行广泛的讨论。我们怎么样联合投资它,联系它,发展它,在中国做得更大。
 
  当然,在国内,我们也在考虑新的模式的发展,用什么样的办法,不能简单的靠规模。以前我们把规模做得越大越赚钱,现在不是这样。我们在考虑,建若干个小区,我们在全国布若干个点,养很多的猪,我提供技术,提供金融担保服务。我们扶持若干个家庭农场和养猪合作社。我们联合起来做共同富裕的道路。合作社他们缺资金和人才,我们联合起来就能够解决这些问题。他们最缺的是什么呢?是钱,银行不给他们贷款,他们没有抵押,银行说你的猪,鸡,鸭是活的,不能抵押。通过这种模式就可以扩大规模,就可以形成新的格局和新的生产力,这或许又是一个转型。
 
  所以说,我们在不断的探索,在新的格局下,用什么样的方式迎接新的挑战,不能用原来的传统的旧的办法。我就不多讲了,就说这些吧。刚才说看看有一些什么互动?大家有什么问题,我愿意跟大家共同讨论。
TAG: 饲料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