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e线

看效果丨鱼菜共生、立体养殖…因病致贫后他靠养殖变农业大户

发布: 2018-12-07 |  作者: 曲鸿瑞 |   来源: 上游新闻

上一篇 下一篇

   “卢书记,四川农业大学的教授回复我了,他说我现在地里的牧草结构是可以的。”一看到忠县涂井乡万顺村党支部书记卢廷军,40多岁的付松涛就笑呵呵地从地里小跑过来,然后拉着卢廷军就往地里钻,探讨牧草基地种植结构和发展问题。如果不是自己介绍,眼前的农业发展大户付松涛,怎么也不像曾是一个贫困户。但如果时间往回追溯6年,付松涛的生活可不是现在的样子。

  因病致贫,机缘巧合发展养殖

  2012年,由于家人长期患病,两个孩子上学,家庭和工作的双重压力,使得在深圳务工的付松涛患上焦虑症,严重的时候卧床不起。医药费高昂,工作无法正常开展……和妻子商议后,付松涛辞职回到家乡。他买了3只羊,一边放羊,一边养病。

  2014年,忠县启动脱贫攻坚行动,付松涛一家被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队列。付松涛下定决心振作起来,只有靠自己的双手干起来,才能摆脱困境。他通过听广播、看电视、看报纸、到村里咨询,学习了解国家精准扶贫、脱贫攻坚等政策。他看准羊的市场后,决定自繁自养扩大养殖规模。付松涛的想法得到了村委会的支持。了解到他没有养殖用地,村委会将村里闲置多年的小学用地提供给了他。

  很快,付松涛按标准建好了养殖场。他借钱买回10余头南疆黄羊,养殖规模当年就扩大到了30余头。这让付松涛措手不及,怀孕的母羊流产状况频发,羊也越养越瘦。相关部门专家下村指导,付松涛抓紧机会了解原因。原来,以前羊少,付松涛给羊喂的草料品种丰富,营养稳定均衡。养殖规模扩大后,人力缺乏,喂养的草料过于单一,羊的营养跟不上。

  当地村民知道付松涛的困难后,纷纷将自家多余的草料免费贡献出来。可是,付松涛和父亲没有足够的精力将草料搬回家。看着村里的荒地,付松涛萌发了在养殖场周围种草场的想法。由于资金限制,一直没能实践。

  此后,为了更好地掌握种养技术,付松涛积极参加技术培训,一有空就利用智能手机、农家书屋等载体,认真学习相关知识。2016年,羊的数量达到了存栏100头的规模,当年卖出了40多头羊,纯利润收入3万余元。

  

att_1366587_副本.jpg

 

  菜共生,他为羊群建起食物供应链

  一家人沉浸在成功脱贫的喜悦中,父亲付朝向却在碎玉米和草料时,手被搅进脱粒机,送医后左手截肢。痛苦懊恼了很长一段时间,付松涛决定将公司名字由忠县燃燃山羊养殖有限公司变更为忠县燃燃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请来专人管理羊的日常饮食、清洁等问题,自己则将主要精力放在建草场上。“要想再扩大规模,就必须建起食物供应链,让自家的产业走得更远、发展得更好,才对得起父亲的失去那只手。”他说。

  2017年初,付松涛申请到无息贷款10万元、贫困户无担保抵押贷款5万元。他找到养殖场周围的村民,流转了60亩荒地。在整地的过程中,付松涛发现,村里的土地大多相对贫瘠,保水力较弱,每块地旁边都要掏出一条小沟,以达到保水和疏水的目的。

  如何让每一寸土地得到充分利用?一次偶然的机会,付松涛听说了鱼菜共生的概念。通过多方查阅资料,向专家请教,付松涛拿出靠山的20亩地做实验。他把所有地的水沟挖到1米左右的宽度,让山上的泉水直接流进每块地的水沟,沟里放上鲫鱼和鳝鱼,两旁搭上架子,种有机的藤蔓蔬菜和水果,其余40亩地全部种上羊要吃的牧草。

  去年夏天,鱼菜基地的蔬菜、水果和鱼都长得很好,由于没有提前介入有机蔬菜和水果市场,信誉度也没有打出去,蔬菜一度滞销。无奈之下,付松涛只有把原本打算卖8元一公斤的蔬菜,以1.5元一公斤的价格批发出去,品质稍差的就喂了羊。“蔬菜虽然亏了,但羊销路不错。我对我的产品有信心。” 通过不断摸索、反思,付松涛不仅没有放弃鱼菜基地,反而在今年初又流转了150亩土地,扩大了牧草种植面积。

  

att_1366588_副本.jpg

 

  立体种养,他要在土地贫瘠的地方做出好产业

  “我现在还不敢贸然扩大鱼菜基地的种植面积,因为别人看不到我的生产过程,不会完全相信产品是绿色的。好在土鸡、土鸡蛋是完全被消费者认可的,我希望通过林下土鸡良好的市场反应来带动鱼菜基地的发展。”付松涛告诉记者,将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结合的最好方式就是种上牧草,这可以成为天然的杂草除草剂,不用施肥也不会破坏土质。

  今年,付松涛将鱼菜基地以外的每块地都种上皇竹草、白(红)三叶、黑麦草等长势高、中、低三大类牧草,长成的皇竹草可作为地边的围栏绿篱,茎秆就作为鱼菜基地架子的天然材料,明年草场成型后,就在林下散养土鸡、野兔等。同时,在草场可以套种高度适中的蓝莓、黑柿子等果树,将土地的最大效益激发出来。

  目前,付松涛正和村里八组、九组的村民商量,想要继续扩大种植规模,他们初步达成协议:农户以土地入股,占40%的股权;公司提供管理、技术、劳务等服务,占50%的股权;村集体监督,占10%的股权,每年收益由村集体按股权分配。

  “我会努力去做成功,我相信土地贫瘠、山高路远的地方,一样有办法做出好的产业。”望着高低不一的草场,付松涛眼里闪烁着坚定的目光。

  上游新闻记者 曲鸿瑞 通讯员 牟樱杰

TAG: 养殖
上一篇 下一篇

更多>>相关报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