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哈尔滨:哈达最大苹果商称就像坐在赌桌上

发布: 2016-11-25 |  作者: 佚名 |   来源: 哈尔滨日报

上一篇 下一篇
>

学府路277号,是龙江最大的果菜批发市场。每天凌晨至中午12时是这里最忙碌的时候,全国各地的果菜被批发商拉到这里,然后另一批商贩又把这些果菜送到全省各地。

  今年,这个忙碌的批发市场,展现着水果市场最为剧烈的变动:苹果价格几乎降到近10年来最低,橘子、梨、香蕉也较去年下跌20%至30%。在零售端,“早市通”邱阿姨感觉水果“便宜得不像样”:“以前早市苹果都得每公斤10—12元,今年最低每公斤4元的苹果质量也不错;南果梨,往年最差的6元1公斤,今年最贵的也就这个价,散市时两三块钱1公斤还能随便挑……”

  这个冬季,橘子、苹果、梨、香蕉等大众水果,终于罕见地同“两元档”的大白萝卜站到了同一阵营。

  普通市民感受大众水果价格跳水的时候,上游的果商和果农正感受水果市场的阵阵寒意。“现在批发市场上卖得一点都不好,人也比往年少太多。”张丽是哈达最大苹果销售商,赌博,是她和同行在形容眼下处境时不约而同用到的词汇。

  去年赔钱今年还得接着做——

  哈达最大苹果商:我就像坐在赌桌上

  30年前,张丽的母亲开始做苹果批发生意,15年后张丽加入进来。2010年后,张丽把苹果收储版图从辽宁、山东延伸至陕西、甘肃、新疆后,她家苹果年销量由50万公斤左右迅速暴增至200万公斤,一跃成为哈达批发市场最大的苹果销售商。

  每年10月至11月中旬,张丽追逐着各地苹果成熟的节令,轮流飞赴全国各大产区大批量收购苹果,并在当地租下冷库存储。在接下来的半年消费旺季中,这些苹果除少量就地转手外,大多数被源源不断地运往哈尔滨。

  行业变化莫测,多年来张丽已习惯将水果价格起伏不定当成常态。但去年市场突然变局,还是让她始料未及。

  2014年苹果主产区遭灾减产,全国苹果收购价节节攀升。去年苹果上市季,果农延续之前行情待价惜售,收购价由此被人为抬高,山东优质红富士最贵时一箱批发价近200元……果商被迫砸入大笔资金展开前期收购。但出人意料的是,当年底的销售旺季,高价果在零售市场遇冷,果商积压的苹果根本卖不动,只能贱价处理。

  这个苹果销售季以“99%的果商都赔钱”告终。这种情况,在业内罕见。

  “不少人负债累累。”张丽是赔钱果商之一。见多了水果市场的风雨,她形成了一套宠辱不惊的从业哲学:“做生意有赚有赔,去年没赚钱今年还得接着做。赔一次就不做了,那就永远没有赚的机会。”张丽今年没减少收储量,依旧是200万公斤。

  “这行就像做期货,我就像坐在赌桌上,只能押宝。每年前期苹果收多收少,很难根据预判后期市场情况来决定。”刚结束山东的收储,张丽就马不停蹄飞到了新疆。11月,阿克苏糖心苹果开始上市。糖心苹果近两年在冰城颇受欢迎——在不确定的市场里,她得丰富产品类型。

  苹果价格降到10年来最低的背后——

  产能无序扩增水果消费结构变迁

  苹果价格几乎降到近10年来最低,橘子、梨、香蕉也较去年下跌20%至30%……今年,水果市场迎来了最为剧烈的变动。

  张丽对销售预期的不确定,除了苹果本身供给多寡,还有其他品种水果的“挖墙脚”——近两年,冰城人水果消费格局一直处于变化中。

  “红提、芒果、樱桃等小众和精品水果销量一直在上升,年增幅大约在10%左右。”哈达果菜批发市场副总郝滨生发现,选择的多样性让哈尔滨人对苹果、橘子、梨、香蕉等大众品种不再情有独钟,转变的方向很难琢磨。他举例,去年同期小众水果冬枣在哈达批发市场日销量约120吨,今年却猛然增到150吨。

  对终端的消费者而言,每天的水果食用量是一定的,这种多吃点,那种就会少一些。

  一起挤压大众水果市场空间的,还有进口高端水果。近两年,我国大幅降低进口水果的关税,并放开进口品种限制,尤其是对美国、菲律宾等国家水果的限制陆续取消。“像榴莲、芒果、山竹等热带水果以前高不可攀,现在很多人也都能吃得起。”张丽说。

  但大众水果价格何以跌至近年新低?诸多果商们总结的原因无非是以下两种:其一,今年各大产区水果普遍丰收,尤其是苹果打破了往年陆续上市成熟的惯例,几乎同时上市;其二,我国水果出口份额减少。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水果产量为26142.24万吨,出口总量为289.05万吨,出口量不足1%,大多面向东盟、俄罗斯等中低端市场。以苹果为例,2015年我国苹果产量3849.1万吨,出口量83.3万吨,相较2014年只减少了4%——与庞大的产能基数相比,水果出口量只是凤毛麟角,其小幅减少也很难对国内水果价格产生明显影响。

  张丽认为,更深层次的原因可能在产地。近年来,全国水果产业缺少整体规划,甘肃、山西、陕西、辽宁等主产区不断扩大苹果种植面积,全国年产量从2003年的2100万吨增至近年4000万吨左右,十余年间增长近1倍。这么大的产能,市场未必全能消化。

  即将结束全国收储,张丽的压力也与日俱增。手头200万公斤苹果,每公斤只要少卖两角钱,她的损失就是40万元。事实上,由于去年赔钱,张丽认识的果商中约三分之一的人今年已不再收果。

  半数苹果没人收,火晶柿子烂地里——

  早市摊贩跑到产地直接采购

  在2100公里外的苹果产区陕西合阳县知堡乡,村民依旧在期待果商的身影。

  往年此时,地里的苹果大多已经出手,但现在还有一半找不到销路。65岁的苹果种植户党根让有些庆幸,在中秋节前后,他家5亩红富士全部卖掉了。“当时上市的苹果少,70果(苹果直径)地头价一公斤卖到4.8元。现在,价格都压到一公斤2.4—3元,来收购的果商还是不多。”

  他告诉记者,如今种苹果套袋费、人工费、肥料钱等成本不菲,苹果地头价每公斤2.4元基本不赚钱,但要是惜果不售,以后恐怕会赔钱。党根让也是当地的苹果代办人——外地果商通过他采购村民的苹果。最近,总有村民往他家里跑,希望有果商收购时能优先引介。

  尹训发是近期到合阳县收果的外地果商之一。他是哈尔滨市道里区顾乡区域早夜市的零售摊贩。几年前,尹训发绕过哈达批发市场,直接来到陕西合阳县、宁夏中卫县等苹果产区采购。他每年秋天在产地采购两车苹果(每车约28吨)发回哈尔滨,然后租下冷库,这样就可以卖上大半年。

  “苹果每公斤2.6元从合阳县收购,到哈尔滨成本价达4.4元左右。”尹训发衡量过,从哈达批发市场进货批发商还要中间加价,现在平价水果超市遍布大街小巷,今年水果零售价普遍较低,早市零售摊二次加价后很难有竞争优势。像他一样,不少零售摊贩选择绕过张丽这样的批发商,自己到产地采购水果,“仅顾乡康安四道街早市,我知道的就有4家。”他说。

  与苹果种植户相比,常堡乡一些柿子种植散户日子更不好过。

  火晶柿子无人收购。因为不是主产区,采购商不愿来,现在价格已降到每公斤0.8元。“农户要是雇人采摘柿子,一天只能采摘200公斤,人工费都得100多元,比采摘下的柿子身价都贵。”尹训发说,此前当地农户还将柿子采摘下来做柿子饼,但今年柿子饼也卖不上价,农户干脆就任由柿子挂在树上,然后落地烂掉。

  今年货款回款慢了很多,“已经顶不住”的张丽开始在朋友圈催款了。资金链紧张,她也需要尽快给供应户结账。

 

TAG: 苹果 黑龙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