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e线

面对非洲猪瘟疫情,看美国如何生猪产销调运?

发布: 2019-02-04 |  作者: 佚名 |   来源: 转载

上一篇 下一篇

非洲猪瘟疫情给我国生猪生产带来了极大威胁,对行业管理方式和产销、流通格局提出了重大挑战。在加强生物安全措施,严防、扑灭疫情的前提下,养猪业产业链如何建立新的产销格局以适应新形势值得研究,美国生猪产销格局为我国未来生猪产业发展提供了一定借鉴。

 

生产要素推动美国生猪产业布局呈现明显的区域化特征。美国玉米主产区在五大湖的西南部,即美国的心脏地带(HeartlandRegion),爱荷华、伊利诺、内布拉斯加、明尼苏达、印地安那、南达科他、堪萨斯、密苏里、威斯康星和俄亥俄10个州玉米产量占美国总产量的近90%。20世纪70年代初,美国推动玉米等种植规模扩大,供给增加引起价格下降,为养猪生产提供了充足和廉价的饲料玉米和豆粕。1980年,全美生猪存栏量最高的10个州有8个来自这些地区,生猪存栏合计占全国的68.7%。20世纪90年代开始,美国的生猪养殖出现明显的地区分工:非玉米带区主要从事仔猪繁育,玉米带边缘区则专注于仔猪哺育,之后断奶仔猪被运到爱荷华州等低玉米价格的玉米带进行专业化肥育。从成本对比来看,2016年心脏地带育肥成本为47.38美元/英担,北部新月地区则高达56.64美元/英担,仅饲料成本就低16.3%。饲料原料的优势又带动粮食主产地区生猪养殖的工业式生产。2016年,生猪存栏量最高的10个州中有9个来自这些地区(北卡罗来纳州除外),生猪存栏合计占71.5%。美国生猪养殖与玉米主产地形成了紧密的相互依托关系。

生猪繁殖、保育、育肥的专业化分工与订单式合作有利于提高生产效率。美国政府鼓励“公司+农户”的养殖模式。以全美第二大生猪主产区北卡罗来纳州为例,90年代中期,该州80%以上的出栏生猪是通过企业+农场主订单的一体化经营模式生产的。这种生产模式推动了该州生猪养殖技术的不断提高,降低了养殖成本,带动其在90年代初成为美国的第二大生猪产区,并且建成了Smithfield旗下的当时全球最大的生猪屠宰厂,占美国屠宰量的8%。订单农业的发展带动养猪业繁殖、保育、育肥的分工和合作,销售生猪也由点拍卖市场(自繁自养养殖户销售模式)转向直接销售渠道(订单生产),70%生猪销售由活体转变为胴体进行单位计价。与此同时,以爱荷华州为代表的传统玉米带生猪养殖区为了缓解竞争压力,调整养猪业的产业结构,纷纷采用了订单生产模式。1992年,全美订单化生猪养殖场比例仅为3%,2014年已达65%。

美国生猪屠宰厂与育肥场的区域匹配度高,生猪产品流通方式主要是冷鲜肉。尽管以产地屠宰为主,但由于产能和屠宰产能并不能完全匹配,美国生猪调出主要发生在生猪产能较高的州,生猪调入州主要为屠宰能力较大的州。屠宰产能集中度较高,主要在爱荷华、伊利诺斯、明尼苏达、密苏里、印第安纳和内布拉斯加等,占总屠宰量69%。其中,伊利诺斯、印第安纳、内布拉斯加、密苏里等州也是存栏排名前10位的主产区,本地猪屠宰率都在90%以上,生猪产能最大的州爱荷华州也是屠宰量最高的州,屠宰量约占全美屠宰量的三分之一。譬如Smithfield在北卡罗莱纳建立最大的屠宰场,每天屠宰能力3.45万头,该公司也在南达科塔州、内布拉斯加、爱荷华州、密西西比州建有屠宰场;JBS在明尼苏达和爱荷华州都建有屠宰能力超过2.1万头/天的屠宰场。但是由于部分主产区生猪产能较大,仍然有相当一部分生猪需要外调,但主要集中于中部地区。2017年主要调出州为爱荷华州、明尼苏达州、俄克拉何马州、南达科塔州、堪萨斯、俄亥俄州和科罗拉多州,爱荷华州调出量超过1500万头,爱荷华州育肥猪本地屠宰率为66.9%,明尼苏达州生猪本地屠宰率仅为55.2%,伊利诺斯则需要调入34万头。此外,屠宰加工环节集中度高且形成品牌。2017年Smithfield Foods(30%)、Tyson(19%)、JBSS/A(22%)、Hormel(7%)4个公司就控制了全美生猪肉加工量约78%的市场份额,并形成了自己的品牌,为广大消费者接受。

在主产区建设屠宰场方便就近屠宰是主流,但仍然存在跨州活猪调运作为屠宰产能不均衡的补充,猪胴体计价、冷鲜肉运输是美国生猪和猪肉流通的突出特点。

防疫制度保障了区域间仔猪等大量调运的安全性。美国生猪调运历史较长,其中包括仔猪、种猪、育肥猪及自加拿大进口仔猪和育肥猪的调运,其中以仔猪调运量最大。2017年仅仔猪跨州育肥调运量就达到5524万头。爱荷华、明尼苏达、印第安纳、密苏里、伊利诺斯、堪萨斯等主产州,2017年跨州仔猪育肥调运量合计4850.7万头,占生猪总调运量的87.8%。其中,玉米带生猪调入量占总调运量的70%以上。北卡罗来纳是主要仔猪调出州之一,每年调出400万头仔猪育肥,向距离1700公里外的爱荷华州运输仔猪、保育猪,爱荷华州出栏肥猪甚至会运往2900公里外的加利福尼亚进行屠宰。此外,2000年以来加拿大每年还会向美国出口仔猪和育肥猪500-1000万头(其中用于屠宰育肥猪100-300万头)。

美国联邦法对调运生猪的鉴别、运输提出了具体的严格要求。美国生猪跨州调运要求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分类管理疫病,对动物疫病分别实施禁止(如非洲猪瘟、猪瘟、猪传染性脑脊髓炎、猪传染性水疱病)、限制(如猪布鲁氏菌病、猪伪狂犬病)、不限制(如猪萎缩性鼻炎、猪流感等)跨州调运的制度;二是按照分区分群管理的原则,设定不同区域、不同群体动物的不同调运监管要求(可供选择),并由认证兽医签发跨州调运兽医监督证书(CVI);三是动物卫生状况的确立要以实验室检测作为依据,并据此实施用途管制;四是调运动物必须具有完备的官方标识,从而提高疫病追溯能力;五是运输设施要确保清洁卫生,并满足动物福利要求。欧盟除相应法规要求外,运输车辆需要安装GPS系统,立法对运输司机进行相应的培训,设立育肥猪/仔猪运输装载密度标准等。

总结美国生猪产业发展经验,不难看出,区域化生产、专业化分工是产业发展趋势,生猪就地屠宰、冷鲜肉调运为主也将会是未来中国生猪产销发展主流,但仔猪调运和一定量生猪调运对维持生产稳定性和连续性、弥补屠宰产能布局偏差是不可避免的。生猪调运前的科学检测、调运过程中严格防疫监管才能保障生猪生产和生猪产品流通的可持续性和安全性。因此,要防治非洲猪瘟,需要提高养殖场/户的生物安全措施,加强基层防疫系统建设,科学防疫、严格监管才能真正降低疫病风险传播,提高区域间活猪/仔猪流通的安全性,保障生产的可持续性。

TAG: 生猪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