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打激素真相调查黄瓜西红柿葡萄都用到

发布: 2011-08-16 |  作者: 佚名 |   来源: 转载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炸西瓜”“避孕药黄瓜”“催熟香蕉”……继“食品添加剂”风波之后,食品安全问题波澜再起,关于“植物生长调节剂”的是是非非,成为近一时段舆论关注的焦点。

  事实上,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省已将植物生长调节剂应用于粮食、瓜菜等农作物的生产中,在调节作物生长、提高农作物产量上功不可没。可为何在今天,植物激素反而被千夫所指?植物激素真的“有百害而无一利”吗?连日来,本报记者深入田间地头,走访农业专家、监管部门,试图还原植物生长调节激素的真面目。

  黄瓜西红柿葡萄都可能用到

  由于此次“植物激素风波”最初的“肇事者”是“爆炸西瓜”,因此,记者将首要的采访目标锁定西瓜。

  6月初的晋中大地,不再是蔬菜大棚的天下。田里,各种各样的农作物都在茁壮成长。但受气候影响,此时晋中的地产西瓜刚刚进入坐瓜期,大多数秧苗上还开着花,少数结果的西瓜也只有苹果大小。

  正在地里给圆白菜喷洒农药的菜农李师傅今年也种了几亩西瓜。尽管一再强调自己从来不用“西瓜膨大剂”,但他还是坦承,周边的农民确实有用激素将西瓜催熟膨大的情况。

  他告诉记者,西瓜的生长期大约有100—110天,当西瓜长到四五斤重的时候,将这种生长激素用喷雾器喷到瓜身朝外的一面。“一打,西瓜就长得快了。”一般情况下,每颗西瓜能多长1公斤,而且可以提前上市。提前上市的价格往往比较高,这样利润就比较大。李师傅说,一般不打膨大剂的西瓜,其存放的时间比较长,而大量使用膨大剂长大的西瓜,一旦离开瓜秧,必须很快出售,“三天之内卖不掉,内部就可能腐烂”。

  实际上,不只西瓜,其他的瓜果蔬菜也在广泛使用植物生长调节激素。一位种植葡萄的果农称,在葡萄上市的前一天,不少果农也会用水稀释膨大剂,将挂在树上的果实在膨大剂中蘸一下,葡萄可以迅速生长,增加重量。

  一些地方的农民在黄瓜、西红柿、辣椒这些蔬菜的生长过程中,也会用到植物生长调节激素,目的有二,一为催熟,二为增产。

  粮食作物也在用可抑小麦倒伏

  在媒体的渲染之下,人们普遍认为植物生长调节剂除了给农民增产,让商家获利外,对消费者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事实上,这种说法也不完全正确。

  采访中,一位种植小麦的农民告诉记者,在我省中南部种植小麦的地区,曾经遇到过这样一种困境,就是在小麦生育中后期,因受气候因素或是栽培措施不当,造成小麦大面积发生倒伏,严重影响小麦成熟,以至大量减产。

  1980年以前,当时的科研人员就发现,在小麦播种前,用植物生长调节激素———矮壮素拌种,这种种子生长出来的小麦,可以抑制小麦倒伏,为增加小麦产量、保障市场供应立下汗马功劳。

  此外,植物生长调节剂在果树生长中也功不可没。比如,苹果树、梨树、桃树在生长过程中,许多不必要生长的枝桠反而生长旺盛,这样不仅影响重要果枝的生长和坐果率,还会增加果农的工作量。喷上延缓剂,可以抑制这种枝条的发育,提高果树的产量。

  植物激素微毒科学使用是安全的

  因此,在山西农业大学作物学学科博士生导师郭平毅看来,植物生长调节激素本身并没有错,错的是用它的人,为此因噎废食,是不科学的做法。

  郭教授称,植物激素分为两种:一种是植物体内本身就含有的激素,一种是人工合成的植物生长调节剂。20世纪二三十年代,人类发现植物体内存在微量的天然植物激素,如乙烯、赤霉素等,具有控制生长发育的作用。到40年代,开始人工合成类似物的研究,陆续开发出“2,4-D”“抑芽丹”等,逐渐推广使用。

  目前,世界上植物激素共有促进植物生长、抑制生长、延缓生长3大类100多个品种。在我国,《农药管理条例》将其作为农药进行统一管理,我国登记的植物生长调节剂品种有38个,数百个产品。登记作物极为广泛,从大豆、玉米、水稻、小麦、马铃薯等大宗粮食作物,到各种果树、蔬菜、花卉等经济作物,不仅用于农作物生产,还用于果蔬采摘后保鲜或催熟。植物生长调节剂的使用,不仅能保障农作物稳产、改进农产品品质,而且能增强作物的抗逆性,使农业生产省工省时、节本增效。

  山西省农科院蔬菜所所长巫东堂称,植物生长调节剂在农业部登记之前都是经过严格测试的,是微毒的一类产品。如果按照国家登记批准标签上标明的使用方法和注意事项使用,是安全的。以小麦用植物生长调节剂为例,一亩地的规定用量才几克至几十克。而且,这种激素只适用于植物生长发育,与人的激素是不一样的。因此,它不会对人体有危害。

  滥用主要有三个方面

  植物激素的问题,其实是出在了生产者和使用者身上。目前,市场上的植物生长调节剂产品质量参差不齐,而一些农民在使用这些产品时也是随心所欲。

  在晋中市城乡结合地带,记者走访了几家销售植物激素的农资产品店,发现有些产品简直是万能的。一种叫做“庆丰素”的植物生长调节剂,声称对蔬菜、苗木、花卉,小麦、水稻、棉花、葡萄、苹果、辣椒、菜豆、番茄、黄瓜、西瓜等多种植物都有奇效。记者注意到,这一产品的外包装上,没有用法用量,也没有生产登记号。价格是每瓶10元。老板告诉记者,这种产品销量非常好,每年都能卖到脱销。

  山西省农科院蔬菜所一位王姓工作人员称,植物生长调节剂的滥用主要出现在三方面,一种是种类滥用,原本必须用在小麦上的,结果用在了番茄上,造成番茄质量出现问题。

  另一种滥用是剂量滥用。如规定剂量为几克,但农民为了效果更好,却大剂量使用。

  第三种滥用是使用时机不当。以“爆炸西瓜”为例,在西瓜肥水条件较好的情况下,仍然使用膨大剂,西瓜就容易开裂。

  检测标准缺失监管处尴尬境地

  尽管植物激素的滥用已存在多年,但由于我国对植物激素检测标准的缺失,致使对其的监管也始终处于尴尬境地。

  山西省农业厅相关人士称,我国农产品质量检测体系建立仅十来年,目前,只规定了几种激素的最大残留限量,但也只是参考国际标准制定,并没有具体的检测方法。在无公害、绿色以及有机农作物认证过程中,也没有纳入激素检测的指标。以西瓜为例,膨大剂什么时候用,用多少量合适,根本没有参考依据。此外,质监部门仅对瓜果蔬菜做重金属残留和农药残留的检测,对生长激素则没有办法。“因为即使检测了,由于没有国家标准、行业标准,检测出来的数据也不能表明是否超标。”

  该负责人呼吁,国家应该尽早推进建立植物生长激素的各项标准,让消费者吃得明白,吃得放心。在完善植物激素检测标准、规范使用的同时,政府要支持农业、卫生领域的专家,进行植物激素对人体危害性以及对其风险评估方面的基础研究。

  到目前为止,食用喷洒了植物生长激素的瓜果对人体有没有危害,由于检测部门尚未做过专门的试验,没有数据支撑,无法作出精准判定。

TAG: 西红柿 黄瓜 葡萄 植物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