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e线

乡村消费莫成消废

发布: 2011-10-30 |  作者: 佚名 |   来源: 人民日报

上一篇 下一篇
 

  从“康帅博”到“雷碧”,从“粤里粤”到“漂柔”,仿冒山寨品令人哭笑不得。然而,这却是亿万农民每天面对的真实生活。这些山寨货为何能堂而皇之地流通?防不胜防的农民该如何应对?基层监管为何缺位?送货商、村民与监管人员各有各的无奈。

送货商:假货是心照不宣的秘密

山东某县农村市场送货商  李  强

  我干这行好几年了,算是熟知业内潜规则吧。有一回,进了一批辣酱,卖得挺好。我就想直接从厂家再进一批,按包装上的电话打过去,结果是个空号!后来,我慢慢摸索出一套经验,像日化用品,比如香皂、洗衣粉、洗发水,进入农村小商店、代销点的基本都有假货。

  酱油、醋也有假的。商标上字的大小、颜色、位置、清晰度都能造假。生产日期的印刷、排列有规律,有些是统一打码,有些是机打单独数字然后排列,这些都是容易露破绽的地方,我们一眼就能看出真假,但一般农民根本看不出来。假货的包装是仿照正品盗印的,产品大都以次充好,比如用两毛钱一斤的酱油和一块钱一斤的掺在一起卖。还有些卖味精的怕吃死人,只敢往味精里掺盐。

  一开始,我还经常提防批发商给自己假货。不过时间一长,我发现有些客户专门要假货。像康师傅矿泉水,假货进价只有一毛多,利润能翻近十倍,很多小卖部老板指名要。我现在给全县各乡镇将近100个代卖点送货,他们也都知道哪些东西是假的。有的怕时间长了老百姓认出来,就真货假货掺着一起卖。但老百姓也不怎么在乎,因为大多数人一是分不出来,二是图便宜,不计较真假。

  在我进货的批发市场里,卖紫菜的批发商直接就问,是要“有标”还是“无标”的,“有标”是正规厂家生产的,“无标”是批发商自己按正品样子包装的,商标一样,其他各项标注也很全。

  现在,你拿批发商和假货根本就没办法。批发商今天拿到一个正品的包装,明天就有人能给他印出来。他再搞点一样的货放进去,谁也看不出来。上边搞批发的、我们送货的和村里卖货的,都知道这回事儿,大家都心照不宣。工商所关了这一家,他换个地点换个包装再开一个小厂子,你查都没法查。

  (本报记者  付  文整理  应被访者要求,李强为化名)

村民:只能盼运气好别买到假货

广西兴安县兴安镇南源村  杨美珍

  最近几年,乡亲们收入多了,国家政策也鼓励咱农民多花钱,像我家买的冰箱、洗衣机,还得了家电下乡补贴。但我还想说一句:要让我们买得起,还要买得放心。每次买农药、化肥、种子,心里都不踏实,只能盼运气好些别买到假货。

  我们村只有300多人,小卖部就两家。但我们还是爱上县城逛超市。只有家里临时来客或急用,才会在村里买。因为县城超市东西多,质量过硬,明码标价,不担心短斤少两。逛超市还能长见识,不时买些新鲜物件,比如洗衣液、一次性纸杯、餐巾纸等等。

  一开始,我们买东西,对牌子、生产日期、生产厂家什么的没概念,就是看实用、划算就买。后来,年轻人外出打工的多了,回来就告诉我们,买东西,特别是添置大件,要选牌子货,哪怕贵一点,质量有保障。买吃的,一定要看有没有过期。

  (本报记者  谢振华整理)

监管人员:心有余力不足

广西北流市工商局民乐工商所所长  关  森

  我在基层工商所工作16年,对农村消费市场的监管,常常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农民挣钱不容易,可一些不法企业和无良商贩偏偏将一些假冒伪劣商品销往农村。我们也想管,但的确困难重重。

  我所在的民乐镇,总人口约7.2万,下辖17个行政村,1个街道委员会,注册登记的个体工商户有1100户。农村地域广阔,经营户分布广、散、偏,仅靠我们所里的5个人,加上检测设备、经费不足,很难全面监管。

  另一方面,除了我们工商部门,消费市场监管还涉及质检、物价等诸多部门,缺乏统一协调,难以形成合力。

  农民往往对品牌、生产厂家等没有概念。买到假冒伪劣商品时,往往自认倒霉,没有维权意识,又助长了不良商贩的侥幸心理与售假气焰。

  一些批发市场经营者法律意识淡薄,缺乏专业的辨假识假能力,也使得大量伪劣商品流入市场。

  (谢振华  蒋云艳整理)

TAG: 山东 广西 农药 检测 种子 政策
上一篇 下一篇